当前位置: 永红数码科技 > 科技 >
2020 01-08

而要技术联合场景

Comments 阅读:

  郭晓蓓同样指出,面对激烈的竞争,金融科技企业应回归理性,创新与安全两手抓。金融科技的应用涉及到各样的金融场景,从数据的采集、使用到分析等,会接触到大量个人金融信息,因此要重点关注数据安全问题;与此同时,金融机构与科技公司的合作还面临着责任边界模糊的问题,金融监管机构对金融风险的监测难度也在加大,金融科技企业也应关注相关风险。

  同时,她进一步称,一些大型金融科技公司已经到了靠上市融资拓展进一步发展规划的阶段,2020年,金融科技公司上市潮或再次出现。而在监管政策逐渐落地的背景下,如果能够顺利在海外上市,公司治理、信息披露更规范,品牌价值会得到凸显。

  而至于近期重新走上风口的区块链行业,也将迎来“从虚到实”的新一轮排查整治。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南京信息工程大学产业教授刘峰指出,2019年区块链行业监管主要打击以虚拟货币交易所和虚拟货币非法融资为主,进入2020年,监管应该会上升一个维度,会从这些纯“虚”的面 ,上升到“实”的打击面来,即针对一些宣称研发区块链技术支持实业,获得大量补贴和股票红利,但却无所作为的“假大空”类型区块链公司进行监管和筛查,从而进一步推进落实脱虚向实,促进国内核心科技团队的发展。

  区块链行业同样如此。在多位行业人士看来,在多番围剿的另一面,区块链行业也将迎来发展新阶段,更深层次融入各行业,带来新的增长极。正如刘峰所言,“2019年,高吞吐量、能初步满足商业场景实用的区块链技术初现端倪,2020年,区块链技术和产品面将会持续进化,包括央行、外汇管理局等国家队也会给出更多场景下的服务和产品,让区块链技术更加深入地进入到产业中去”。

  车宁则建议,总结近几年的经验教训,赛道上的企业第一是要想好定位,做金融就要持牌,做科技则要考虑好自身竞争优势在哪;第二就是要苦练内功,以前有些企业仅仅依靠商业模式创新,或是投机取巧,甚至通过不合法的手段去经营,而以后在强监管下,这种模式将无法持续,真正要做金融科技,就要有硬核技术,且有别人无法替代的优势;第三则是抱团取暖,在进行有差别的业务定位,建立自身比较优势后,企业不应该各占山头,而是要抱团取暖,对一些前沿领域集中进行课题研究和技术研发,以及成果转换,对于一些存在立法空白的领域,要在监管指导下联合起来去制定一些行业标准,降低违法成本,使自身经营更具确定性。

  强监管下,金融科技企业也有了更清晰的发展路线年,随着强监管和互联网流量红利日渐被瓜分,to C消费金融成为新红海。因此,致力于开发B端业务,为金融机构提供(2B2C)相关科技服务,已经成为众多金融科技公司未来布局的重点。

  而对于2019年被严整的大数据风控行业,车宁则指出,“当前,社会对金融科技技术的应用关注也在发生变化。过去大家都会强调效率,但是如今不管是从大数据公司整顿,还是对人脸识别的担忧等,都可以看到监管乃至公众都越来越由对效率的追求转为对安全的强调”。

  事实上,除了创新、效率、安全外,技术同样重要。孙扬进一步称,要发展核心技术,聚焦某一领域深钻,形成壁垒,要实现对小微企业风险的穿透,促进金融服务的下沉,且要从发展基础设施技术向促进业务增长技术发展,如精准营销、流量经营、场景风控等。不过,孙扬也指出,不能单纯地卖技术,而要技术联合场景,比如航运、物流、餐饮等,这样带着场景做金融科技,金融机构更需要。

  一系列风险出清后,金融科技行业也将在2020年获得更多新生。可喜的是,市场趋于成熟后,在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推动下,金融科技也步入快车道。正如多位业内人士指出,2020年,金融科技将迎来发展的机遇,监管科技在不断进阶,数据治理稳步推进,人脸识别迎新的机遇,区块链行业也进入发展新阶段……

  毫无疑问,2020年,金融科技将迎“阵痛”与“新生”双重发展新局面。一面是金融科技强监管进入深水区,曾试图打擦边球、藐视风险的投机者们,仍将持续被出清;另一面则是自身有技术或场景的金融科技公司,也将迎来更大发展空间。

  北京市网络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车宁称,“2019年,互联网金融风险得到全面治理,监管思路和风险处置方案已经比较明确。至2020年,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将进入收尾阶段,其中,P2P网贷和互联网小贷将是重点关注领域,前者将进一步出台更加具体化的规范文件,后者的监管机制也有望进一步健全”。

  郭晓蓓也指出,自北京市成为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第一城,正式启动中国版监管沙盒后,展望2020年,监管将更为明晰,包括央行、网信办、公安部、工信部等部门间的协同监管,也会在2020年让人看到监管的新一轮效果。

  事实上,对于2020年金融科技发展新风向,从近日央行对2020年重点工作的研究部署中也可窥出一二。其中便提及,要加强金融科技的研发和应用,贯彻落实金融科技发展规划,建立健全金融科技监管基本规则体系,做好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工作,且继续稳步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

  其中,对于金融科技监管,车宁指出,2019年金融科技行业一个重大变化就是监管,年底中国版监管沙盒的横空出世,有利于探索对金融科技行业的柔性监管,对强监管和促发展二者关系,监管也有了更深入认识,监管工具也更加丰富。这一系列机制的落地,有望遏制过去那种“一放就乱、一收就死”的情况,也有利于给监管和企业间搭建一个更加公开有效的对线年,这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一个重要趋势。

  网贷迎至暗时刻、大数据风控行业遭“灭顶”整治、区块链技术再现春风、金融科技顶层设计不断完善……回望2019年,金融科技行业“冰火两重天”。多位分析人士预测,2020年,金融科技行业将迎 “阵痛”与“新生”双重进阶新局面,包括网贷、互联网小贷、大数据、区块链行业等,都将迎来更高阶的监管与整治;而可喜的是,自身有技术、场景的金融科技公司,也将迎来更大发展空间。当市场归于冷静后,金融科技企业应重新思考自身定位,做好安全技术,建立独有壁垒,与多方场景结合,从而实现快速发展。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郭晓蓓则进一步指出,当前,金融强监管与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政策频出,P2P网贷机构转型命运多舛,牌照、资本与合规已成为活下去的关键。未来,所有对外提供的金融科技产品和服务可能都需要通过产品认证或审核,门槛大大提升,除了风险企业外,一大批缺乏技术实力和试验场景的小公司也将被淘汰出局。

  事实上,除了金融科技公司外,有业内预测,持牌机构违规行为也将在2020年被进一步整治。在苏宁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中心主任孙扬看来,2020年持续化解互联网金融存量风险,其中便包括:持牌机构线上的违规行为、擦边球行为,以及持牌机构的业务空心化、僵尸行为、非法放贷行为等(例如高利贷、基于个人隐私数据催收、暴力催收等),均将进一步被严管。

  风险出清必有阵痛。事实上,业内多方对2019年金融科技行业的“大乱大治”都深有感触。一方面,多家公司风光不再,大整治后经营难以为继,不断被曝出裁员、降薪、砍业务等消息;此外,多位从业者也自嘲金融科技行业已成 “高危”行业,稍不小心就可能引囹圄之灾,正计划尽快逃离“上岸”。另有一互联网圈高管透露,近期在公司收到的简历中,出现了一大波来自金融科技行业的应聘者。

  “通过近几年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不少风险企业退出后,剩下来的企业也在努力寻求可持续经营之道。”车宁直言,今后监管机构将会进一步加强对金融科技安全的要求,因此未来发展过程中,监管科技和对应的合规科技将愈发重要。金融科技要注重安全技术,在设计产品时,要兼顾效率和安全。

  数家公司被查,虚拟代币融资被加码“围剿”……当严监管常态化后,多方监管摸排严查,九地官宣“一刀切”,大数据风控行业遭“灭顶”整治;金融科技行业过得并不太平。金融科技行业风声鹤唳,回望2019年,人人自危。网贷机构没落离场迎至暗时刻;

  此外,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也在近日提出,其2020年重点工作任务包括:移动金融框架下法定数字货币的应用场景研究;“多方安全计算”“联邦学习”等技术在大数据中的应用研究;金融行业区块链技术应用成熟度评测;人民币跨境移动支付研究等。

  当市场归于冷静后,机构们接下来又该如何走?在多位分析人士看来,2020年,金融科技企业应重新思考自身定位,做好安全技术,建立自身独有壁垒,与多方场景结合,从而实现快速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持续2019年严监管态势,2020年金融科技严监管将更为强力。正如近日央行对2020年重点工作的研究部署中,便提出2020年将持续开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基本化解互联网金融存量风险,建立健全监管长效机制。对此,多位行业分析人士预测,2020年,包括网贷、互联网小贷、大数据、区块链行业等,都将迎来更高阶的监管与整治。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菇农们正忙着采摘香菇 下一篇:证监会下重手 又一实控人栽了
  • [科技]证监会下重手 又一实控人
  • [科技]而要技术联合场景
  • [科技]菇农们正忙着采摘香菇
  • [科技]这三家银行均拒绝置评
  • [科技]安排今年工作重点突出
  • 公益广告